親,歡迎光臨78小說網,免費小說閱讀網.
 錯缺斷章、加書: 站內短信
   查看積分等級規則
78小說網 > 穿越小說 > 百里先生,你好 > 第353章 讓他們出血

第353章 讓他們出血

一秒記住【78小說網】www.kocezl.live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蘇慕容溫柔地撫摩著她的頭發,柔聲道,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蘇星辰抱住她的腰,輕聲道,“在我讀初中的時候,認識了一位很好很好的叔叔,最后他認我做干女兒,我覺得他比爹地對我還要好,不管我想要什么,他都會幫我得到,不管我惹了什么麻煩,他都會幫我擺平……”

    蘇慕容知道她說的是教父上官敖,心里酸澀不已,將她抱得緊緊的。

    “半年前,干爹突然說他要去國外,還說會聯系我,可是直到現在,他都沒有聯系過我,我也聯系不上他,媽咪,你說,干爹是不是因為我變丑了,所以不要我了?”

    在仆人面前像噴火龍一樣暴躁的蘇星辰,此刻猶如小綿羊,濕漉漉的大眼睛可憐兮兮地凝望著蘇慕容。

    蘇慕容鼻子一酸,差點控制不住落淚,她咬了咬唇,勉強笑了笑,“不會的,星辰,你干爹不會丟下你不管的!

    “干爹以前送給我一只專線手機,他說只要用那個手機,不管何時何地都能聯系到他,但是現在,我用專線手機也聯系不到他了,如果他不是不要我,一定就是出了什么意外!碧K星辰眼中滿是驚慌之色,“媽咪,干爹會不會有事?”

    蘇慕容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她,自從那晚她和教父寄情一/夜之后,她對他的感情有了死灰復燃的跡象,她控制不住地想要找到他,但是追查了許久,都沒有找到他的下落。

    其實,蘇慕容也有同樣擔憂,那就是,教父遭遇不測了。

    北堂深曾利用星辰逼迫教父現身,之后,教父就失蹤了,她還懷疑,教父的失蹤與北堂深有關。

    “媽咪?”蘇星辰拽了拽她的睡袍。

    蘇慕容回過神來,摸了摸女兒的頭發,輕聲道,“寶貝兒,不要再想了,你干爹一定不會有事的!

    是安慰女兒,也是在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“嗯,好!碧K星辰投入她的懷抱。

    蘇慕容有一下沒一下的撫摩著她的頭發,雙眼無神地盯著天花板上的吊燈,思緒不知道游移到了哪里。

    蘇星辰悶悶地說道,“媽咪,再過十多天,我就要被送回監獄了,對不對?媽咪,我不想坐牢,你能不能幫幫我?”

    蘇慕容很無奈,“星辰,媽咪也沒有辦法,你的刑期早就判定了!

    蘇星辰嗚嗚哭泣起來,“可是我不想坐牢,我不想離開你!

    蘇慕容雙手捧著她淚流滿面的臉,柔聲道,“星辰,聽我說,只要你好好表現,媽咪可以找人幫你縮短刑期,你只要堅持一兩年就可以了,相信我,寶貝兒!

    蘇星辰放聲大哭,一兩年,她一兩天都不想待在監獄里面,如果干爹在多好,說不定他還能想辦法幫她,干爹,到底去了哪里?

    蘇慕容從床頭柜上抽了紙巾替她擦拭淚水,輕聲安慰,“寶貝兒,不要哭了,相信媽咪,很快就會好起來的……”

    蘇星辰在她的安慰下,漸漸停止了抽泣。

    蘇慕容撫摩著她的頭發,眼中泛起了森冷的神色,每當她看到自己可憐的女兒,她就將北堂深和夏冬等人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不,她不能就這么輕易地讓夏冬和北堂深過上好日子!她深知自己沒有實力與北堂深抗衡,但是至少可以間接性地傷害到他,只要傷害到了夏冬,也就等同于傷害到了北堂深!

    眼神流轉間,她已經在心里策劃如何對付夏冬和夏玲。

    阿秀并不是普通的女仆,她是當年上官敖拋棄蘇慕容時,送給蘇慕容的最后一件禮物。

    阿秀其實是一名很厲害的殺手,擁有殺手所具備的高超武藝和優秀的偵查能力。所以蘇慕容很放心地將調查夏冬一家的事情,交給了她,正所謂知己知彼,首先要知道夏冬的死穴,才能更好地對付她。

    傅威很興奮,他總算搞定了第一筆單子,客戶是一家三星級的酒店,酒店經理與他協商,決定第二天簽單。

    次日,他西裝革履,皮鞋锃亮,將自己打理得英俊帥氣,英姿勃發,提著公文包,挺胸抬頭,自信滿滿地走進了酒店。

    但是半個小時之后,他就灰頭土臉地被幾名保安扔了出來。

    原因無他,酒店經理居然反悔了,說是不愿意購買他們公司的管理軟件,已經與另外一家軟件公司簽訂了協議。

    傅威很生氣,年輕氣盛的他,當場就跟經理翻臉,將人家大罵了一頓,其結果當然是被保安趕了出來。

    傅威站在酒店大樓外面,憤怒地拉開領帶,不顧眾人好奇的視線,嘴里咒罵著那個言而無信的酒店經理。

    突然一只手臂拍打在他的肩膀上,“嘿,哥們兒,你這是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傅威咒罵的聲音戛然而止,不耐煩地轉身,看到眼前的男人,臉上立刻露出笑容,“我說是誰呢,原來是你小子!”

    來人穿著寬大的牛仔褲,黑色背心,手臂上的肌肉鼓鼓的像小山包,一頭齊頸的頭發扎了起來,脖子上戴著很粗的黃金項鏈,濃眉挺鼻,容貌粗獷,渾身透著陽剛之氣。

    他上下打量傅威,“阿威,你這段時間沒跟哥們兒幾個聯系,就是跑來做這個了?”他眼睛盯著他的公文包。

    傅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阿強,你知道我欠了很多賭債,銷售來錢快,我也沒辦法!

    阿強用力拍了拍
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准